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雅婷

继续期待,神清气爽。

 
 
 

日志

 
 
关于我

传媒人士。专栏作家。情感专家。曾用名【北京女病人】。 对生活中琐碎事物充满好奇,但聪明才智通常用来刻薄一切。 约稿或其他事宜请发信至:zhuangyating201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乡企日记  

2006-12-19 01: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开始,我开始频繁的去全国各地出差,尤其是西北、广东和江浙一带。当时从事的是某类企业项目投资管理的职业,所以很多乡镇企业都有我那前公司的股份在内。

所以,我知道有很多国内名牌企业是如何发展起来的。从流水线上的第一口啤酒,到家家都有的洗衣机、冰箱、热水器,或者是自行车、刺绣、床单、黄酒、酱油之类涵盖大部分日常用品的类目。我还坐过耗子一样的三轮改装车到一个镇上参观在商场里很出名的西装品牌,也见过工人是如何用嘴吹出一个个薄如蝉翼的硕大法式红酒杯。当然,关于某些国外著名休闲品牌,都是在一个个乡镇企业生产出来的,请相信有外贸原单这回事吧。

漫长的出差过程中,有时一天要奔波三到四家企业。在那些偏远的县城里,住着80块一晚的招待所(那已经是当地最好的房间了。虽然很破烂,但是绝对够大,还额外附赠床头的痰盂。),在那些有个宏大辉煌名字的脏饭馆里觥筹交错。我见过广东穿一身白色短袖西服和黑色网眼凉鞋和白袜子的村长兼厂长,还认识终于搬进了中信广场后来却锒铛入狱的实业家;还有县城里一个纺织厂的厂长的别克车,就可以挂8888的车牌,也曾经在江浙某地的酒店里被好几百工人包围,因为股份制与国有资产之间的矛盾。大多数乡镇企业家,相貌普通,穿着保守,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或憨厚或狡猾,成日穿梭在破烂的厂房里,在当地,他们被人们重视着,如果走在北京东三环那一溜儿餐厅的路边,有时候北京人会刻薄的说一声:商务老冒儿。

可是。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多了,我却越来越尊重他们。这根本不是什么穷得只剩下钱的问题。在那样相对保守闭塞的环境里,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从新旧体制,产品更新,设备调试改进,以及人员管理、销售、与银行政府的关系协调、物流、后勤等等等等。他们在一种非理想状态下尽着努力,用勤俭、踏实的态度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说老实话,我甚至对假冒伪劣产品的企业都有一番敬意,那不过是在当下条件下,他们能做出的最好的东西而已。所以,当城中的所谓小资自我感觉超级良好的玩弄品位的时候,我总是对那种装B态度不以为然。大家不过都是寻找各自的平衡点而已,犯不上非要东风压倒西风的说什么人家没品位、恶俗之类的话。人,不过都是摆脱不了某种制约,在当下各求所需而已。就好象鸟在天上,鱼在水里,冷暖自知,蜜糖砒霜。

当然,这都是当年,已经过去的岁月里的琐碎记忆片段。人总是喜欢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直接下结论,或者以极端特例来进行以偏概全。现在的情形,早就变了吧。我知道某些小城市里名车的密集程度甚至超过了东京,也多少了解北京上海的豪宅都是被什么人买走掉的,至于专卖店里的东北大叔,也早已经形成一道风景。但是,乡企们依然被如此调笑着。他们都不相信中国会有喜欢看车库杂志、玩无线电和研究航空管制的乡镇企业家,也不相信有的厂长会闲下来看各种历史书(不包括二月河)和收藏古董、更不相信有把自己搭配成艺术青年斯文气质的维特版本。其实,我们都还是不了解的,是吧。世事很简单,只要想一下,换了我自己在那种情况下如何,便很好决定是该宽容还是苛刻。

我和北京一众人等去参观乡镇企业。这真是个熟悉的场景回放,在路上忍不住的苦笑。我们穿过高速公路旁边堵得水泄不通的小路,夹在大小货车间缓缓前进,然后路过写着本地人装潢服务之类牌匾的小店,拐进一尘不染的工业园区。虽然对着个凯旋门我很想发笑,但是,依然是佩服他们那种把小事当作宏大叙事的认真态度。我甚至想,一个乡企,其实就是一个国王吧。他们在那片混乱的土地上建立了自己整洁的王国。这和多年以前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无论厂房还是办公别墅,看起来体面而简练,绝无拖泥带水。当然,这是南方。就是在这个很多人都完全不熟悉的地方,生产着各种高档品牌。我们津津乐道的所谓设计创意和德国风格,其实出自那些穿黑西装依然搭配红花领带的总裁们。当然,还有他们招聘来的各国设计师。所以,我在想,乡企总是让人意识到世俗的必要与物质慰籍,而文学青年则叫人最后意识到人生的虚无。这很难说有高下之分,更象哲学上的两个层面。所以,是不是文学青年乡企才会所向披靡,除了拧巴一点儿?

没法不拧巴。就好象一个在CBD高尚写字楼里的体面白领,背后会为了贷款焦灼一样;乡企即使走遍世界各地,也会因为最终还是要被束缚在一片土地上,有着他自己的焦虑。他可以在自己的园子里搞国际化时尚高品位,却无法回避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和厂区外面的混乱市景和一地鸡毛的琐碎事物。他可以欣赏书上的那种生活态度,却知道自己如果直接运用,则会死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可以的事情很多,他不可以的事情也很多,也许,人生最后,只落得,无可奈何四字。

后来,某乡企请我吃大饭。我民飞快的干掉了一瓶93拉菲,然后他便如雷锋一样闪电般隐去。。隐去。。我不知道,如果不能享受它,那么就要糟蹋掉它是不是种更有力的做法(这个,肯定说的是内红酒)。但是,我知道,无疑,某种东西是可以拨开一切矫饰,直接的和隐蔽的,进入内心。包括那些品格和特质。我很想做一头有乡企气质的写字人儿。想来想去,却只想起了李碧华的座右铭。还真是贴切。就那个什么过上等生活,付中等劳力,享下等情欲什么的。。。

乡企日记 - 庄雅婷 - 庄雅婷
  评论这张
 
阅读(1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