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雅婷

继续期待,神清气爽。

 
 
 

日志

 
 
关于我

传媒人士。专栏作家。情感专家。曾用名【北京女病人】。 对生活中琐碎事物充满好奇,但聪明才智通常用来刻薄一切。 约稿或其他事宜请发信至:zhuangyating201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乃敢与君绝  

2007-12-29 21: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椴的《停云》里,朱妍唱着一首曲子,从楼上跃下,对那个辜负了她的男人说:记着,我不是为你跳的,你还不配叫我失望。

霍小玉临死前,抱病起身,泼酒在地,说出了那句千古诅咒:我死之后,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

《有所思》里,那个女子决绝的说:闻君有他心,拉杂催烧之。催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卓文君写下了《白头吟》那首诗。“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可是,那么狠的话丢下,还不是盼着他回心转意。还不是图一个恩爱如初、琴瑟和鸣。

中国古代诗词里,怨妇和怨男从来都不少见。就那么沉郁着纠结着,就是一生。无论最后变成了蚊子血还是朱砂痣,也不过是给后人做为懒懒的吐一口血骚包气质的点缀而已。说出“乃敢与君绝”的女子,在如今,男人们甚至会觉得她太可怕而避之不及,他们认为她会逼婚,认为她会太过激烈而不考虑后果。倒是小怨妇们比较好哄,弄两首《闺怨》之后,还不是破镜重圆举案齐眉,还得看大爷我乐意不乐意……

绿珠、杜十娘、李香君……风尘女子多刚烈。其实,那也不过是失望罢了吧。我喜欢开头提到的那种决绝,而不是卓文君那种以退为近、又肯接受皆大欢喜的有回转余地的结局。不辜负自己,不辜负爱情,不如就一刀两断,爱恨敢当;得个干脆利索,绝不在污浊的男女关系泥沼里挣扎苟活。男人在此时已经淡化成一个背景,再也不能做为自己的爱情与骄傲还有自尊的宿主。我偏偏喜欢那种激烈的态度,要知道,即使是一只骄傲的狗,都不会去跟另一只狗抢肉骨头的。

我记得,有一次,某婚姻杂志的主编认为我过于偏激与幼稚,原因就是说,爱情和婚姻就好像有病的胳膊腿,总不能出了毛病就这么一刀剁了去。治好以后还是一条好汉呢。他说,这是两个人的问题和双方的责任,成熟的人不会这么处理问题的。但如果是两个人的问题靠第三个人来解决的话,那无疑是作弊,是单挑变了群殴。我知道有很多很多原因和理由,让她们那么哀怨,那么迷茫,那么无法决定。不过,我始终固执相信,假如每个女子对爱人的背叛与欺骗都那么决绝刚烈,男人总要念及后果,偷腥出轨的可能会少很多。只是,软弱女子太多,世事终究要在这些关系中打转了。

那种刚烈决绝,不是仇恨,不是报复。是自己相信的内心世界的有关爱情的自尊和自由。是转身离去从此再无瓜葛。所以,当我听到一群男人们吹嘘自己的情史的时候,当我看到周围的人搞来搞去搞成一团的时候,当我看到电视上的起底劲爆八卦的时候,我深深怀念故乡冥王星。
  评论这张
 
阅读(19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