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雅婷

继续期待,神清气爽。

 
 
 

日志

 
 
关于我

传媒人士。专栏作家。情感专家。曾用名【北京女病人】。 对生活中琐碎事物充满好奇,但聪明才智通常用来刻薄一切。 约稿或其他事宜请发信至:zhuangyating201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花絮  

2008-07-10 00: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angzhou 016


如果不赶快记录,那些心情又很快会烟消云散。
就好像我们曾经呼啸而过的青春。爱情。梦。与,热情。
那也许都是人生的花絮。可是假如都没有。多难捱。

心理测试题中有一个象征的含义:每当出现眼睛和镜头的时候,代表的是距离感与旁观心态。
人为的抽离,会让人在保持距离之后妄图冷静客观的看待事物。
而作为旁观者的身份,你就不会觉得你所遭受的伤害会很疼痛。
从这个角度看,旅行的意义,就是作为旁观者来逃离真实的生活,试图审视。和回避伤痛。
所以,旅行爱好者都是逃避主义。
就好像新舅舅说的那样:开大切诺基的往往都是性格怯懦的家伙。
所以。我开着无比强大的小车逃离了。

在路上。
我很爱速度带来的眩晕感,以及穿越陌生城市与农田的疏离。
凭着几年前走京沪线的记忆,草草带了本地图就上路,两只手机的GPS并没机会使用。
去程和一个姑娘轮换开车,经历了堵车。雨。雾。深夜。
看天色慢慢黑下去,然后又慢慢亮起来。十七个小时之后,到了杭州。
杭州并无特殊意义。它只是熟悉。路线安全。路程适中而已。
还有山水朋友。
它让人意识到,那里是南方。是与自己的生活完全不同的地方。

新舅舅一夜没睡,等着带我民吃早点。
在吃了新丰包子和“没收小便工具”的猪肝面以后。
大家各自回去睡回笼。
然后,哥们鬼迷心窍,在断桥边猛踩了脚油门。
Then,one car come,one car go,two car pengpeng,one car die……
只不过die的是哥们的那辆。当即就冒烟了。
话说,哥们立刻嬉皮笑脸下车承认错误以及脑子坏特了。
然后杭州的出租司机和警察都非常之温和完全不像北京司机一样先吊一嗓子“我靠你丫怎么开车哒”。
大家,就默默的处理完了再默默的闪开。
只有两头乘客气急败坏的下来喊我的背被撞坏了你说怎么办。
但是,大家当时都在各自打各种电话。他民寂寞的喊叫了五分钟,默默的打车离开了。
而出租车追尾的那位奥迪姐姐,则用本地话教育司机“你给我认个错我就走了嘛就不用你赔啦你怎么这么倔“。
然后完全当哥们我是透明的……闪开了。
结论是,追尾要追贵的车。

看了看,敝人的车,前面跟变形金刚一样精致对称滴凹陷。跟改装的似的。
一地水。眼见着不能开了。
补觉的新舅舅匆忙赶到现场,灌了两瓶矿泉水,硬是就把那车开到了自己的改装厂。
检验结果,除了水箱破裂,没大事。飞快的换了一头新的,哥们又驰骋在西湖边啦。
能让一枚拿了Jungle Man Award的专业人士修车,是多么High的事情哇。
尤其是新舅舅在后来几天一直走“叫舅舅就买单”路线。多少愉快。
至于,他跟姚姚成为了饭【桶】友这件事,实在是让人感慨食量无底线这件事。
Anyway。和能吃并且能享受美食乐趣的家伙们一起混,实在是件愉快的事。

我很平静,没什么情绪波动。
人抽离出惯常的现实环境,又到了个不是很陌生的地方,脑袋就会变空。
这是目前所需要的状态。是种自然的什么都不必想的感觉。
所以,我每天都在改退房日期。
我没回忆。没憧憬。没企图。没纠结。也没什么开心和不开心的。
就是很自然舒展。
我依然每天上午留出来工作,下午就开车出去晃晃。
龙井山。杨公堤。南山路。北山路。满觉陇路。来回来去。

说起来,无非吃吃喝喝。
我民半夜去了龙井山上的茶农家里喝茶。在放着《故事会》、厨房纸抹布、防蚊水的大桌子上用玻璃杯喝茶聊人生。
我自己去杨公堤上的雨前春茶楼里喝茶上网,顺便拿西瓜皮喂隔壁青年旅社跑来的兔子。
白天通常是我一个人在活动。几乎每天都泡在明鉴楼里。喝茶,上网,看荷花。
明鉴楼是个太舒展的地方。苏堤过去,被西湖包围,低头脚边就是窗外的荷花。
无敌风景的是伸入湖边的凉亭。晚上点上香,歪在沙发上,放下竹帘。简直很想叫个唱昆曲的过来堂会一下。
还有很多时间研究老板娘的珠子,跟丫谈人生谈风水谈论一个服务员的修养。
至于江南驿。那里的菜还是那么好吃,但是已经是装B者的乐园。我很想抽打其他顾客。
晚上的时光是朋友们的欢聚时刻。本地货姚姚同学充分体现了地陪的敬业精神。
我民流连在那些脏饭馆中,其中包括永远的天天旺。
以及干锅居。百都。菲乐。为什么我不想抽打这些店里的顾客呢?
新舅舅说:因为他民都是正常人。
多少次多少次。我民吃得饭气攻心动弹不得啊。

认路这件事。
狗子老师当年在书里写:北京人民最不怕走丢了,透着从首都来的,到哪儿都拿下。
其实,假如就是在外面厮混时光,那么完全不必焦虑。当日到达即可。所以就不怕走丢。
哥们俨然已经进化成一头认路纯熟的本地货,指哪儿打哪儿。瞬间到达。
尤其本着地球是圆的原则,不惮于环湖一周到达目的地——绕一圈西湖有时候比三环掉个头还近呐。
姚姚在博客里写:一头伪装成本地货的北京人和一头坐在北京牌照车里完全不认路的冒充游客的本地货,还就
真有种奇异的和谐啊。
此项特长在我独自开车回家的路上得到了充分体现。完全没有弯路,即使是中间穿插了济南一夜游,也闭眼摸到了。
基本上,假如是更小的城市,只要你找到了火车站。市政府。步行街。基本上就可以找到所有地方。
插播花絮:话说济南索菲特酒店里,周末的大堂酒气熏天,真真末世情怀,各种隐忍的HIGH啊。
以及,哪能他们的意面要做成三人份啊。
再以及,我真喜欢躲藏在完全陌生的城市中的那种过路感啊。


我怀念的是空气潮湿而清新的山。
我怀念的是夜半无人的飞速掠过的杨公堤。
我怀念的是那一汪苍茫而媚的水。还有荷花。
我怀念微雨的夜,和姑娘把酒微笑随便聊天,不涉及人生和感情以及痛苦。
假如我真的还有什么意志,总愿意就此消磨掉。
为什么要强撑着说我很好。以及,为什么要沉溺于说我过得,不好。
让一切自然而平淡的过去吧。谁谁谁的人生若概括两百字都只是个笑话。

继续花絮。
每次都会买一堆江南布衣。虽然北京也有。不过,我喜欢。
小白,你快回来。我民都爱江南布衣。
然后,杭州的茶馆很美好,就导致其他地方的不靠谱。
杭州大厦的咖啡厅里三杯冰咖啡是不同杯子和颜色的。
巴罗莎的服务生并不会用开瓶器。
无论哪里的店里音乐都是让人昏睡的十大中英文经典金曲。
我变成了一个焦虑的【建议店家换音乐】强迫症患者。
杨梅爷爷派人送来了现摘的下山杨梅,姚姚帮人家买了吊烧和泡酒的瓶子。
我带着一大罐杨梅酒回了北京,已经喝过了一轮。新舅舅送了靠谱的龙井茶和普洱。
我民甚至还喝到了什邡出品的毛豹皮樟。
其实,我就很想这样一直一直生活下去。有好朋友,但没心事。
心里干净得像夜里下过雨的安静的街道。我又何必计较,那些开始和结束。
如果我一直一直在北京,我会没那么快明白。

我喜欢一个人开车。
在回来的路上,中午阳光大好,天气炎热。
我飞驰在高速公路上,我穿越了长江、黄河、太湖、泰山……
反反复复的听了上百遍《Easy Love》那首歌。
Louie Austen那个奥地利老头,在53岁得了癌症之后,还在玩电子乐。
然后,他一点都不拧巴,依然那么简单。快乐。单纯。无辜。
我一路狂奔。他在我耳边唱:
So many flowers that I did not bring,
So many songs,that I did not sing,for you,
I don't know what I can do……
在我脑海中,我却总想到陈珊妮的那首《来不及》。
假如,我真的听明白了这首歌,
假如,我真的可以把这么哀怨的歌唱得如他那样欢快,
也许,这才是旅行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5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